元气少女夏息息

咸鱼一条,打call技术比文画更好

【花乔】你的眼睛里倒映着秋天


她的眼睛很好看,仿佛倒映着秋日长城外的湛蓝天空,

甚至比那更空旷辽远。

听说大海就是这样的颜色,这样的深邃。

我爱的人是个女子,而我也是个女子。

我尝试着用各位方法忘记她,每天在校场高强度操练,

夜夜亲至城头巡夜。然而卸下一身轻甲和一日疲倦,钻

入脑海的,仍是那片蓝。

今天的长城也很和平啊……

和平于国于民都是好事,我在边疆每日与风沙寂寥作

伴,与蛮夷厮杀,为的就是守住这和平。

而我却疯魔似得盼望敌袭临至,让我能再次拾剑披甲

——最好能让我带着这不可言说的执念以烈士之名战死

沙场……

——不,我在想什么!

狠咬舌尖用疼痛逼迫自己清醒过来,不顾城墙上巡视众

将士惊愕的眼神,抬手狠掴自己脸颊。


太差劲了。


我是长城守卫军的队长,我肩负着这些与我同生共死的

战友们的性命,这长城,这长城之后的百姓。

怎能有这么糊涂的念头……!


这样的我,不配做她的将军啊!


……

将军,人人皆言战场堪比地狱,你执剑生死一线,可曾

害怕过吗?

当然会害怕啊。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战场上无孔

不入敌我不分的血腥,满地皆是尸体与折戟。说不定某

日,倒下的就是我啊。


低头凝视左手背的疤痕,不由自主伸出右手轻轻磨挲那

狰狞的伤疤,指腹的老茧轻轻划过凹凸不平的纹路。


将军的手,很大但是很软,很有安全感呢。


她是怎么会说这双满是老茧的手,很软的呢……


将军的眼睛很温柔呢。


脸颊的温度陡然上升,脑海中浮现那含笑开合的温软双

唇。

女孩子的嘴唇,一定很软。比刚出锅的白面馒头还软。


……好饿,想吃馒头了。



……

呜——————!

浑厚的号角声陡然响彻整个军营。

敌袭!

心头巨震立即收敛杂乱思想,深吸一口气稳下心神,迅

速集中精神理清思路。

开战了!

背上重剑大步踏出营帐,迅速整合队伍鼓舞士气,再次

踏上长城。

立于城头纵观城下,黑压压的蛮夷军队竟比这几年来任

何战争的规模都要大。

倾巢而出么?赌上了全部啊……!

妄图一举击溃我长城守卫军的将士们,突破这关卡吗?

这些年来,我花木兰能无数次率领将士们击退你们,守

卫着长城。这次,也不例外!

杀!



……

将军!

朦胧中似乎在混乱的战场中捕捉到与杀伐之气格格不入

的轻柔嗓音,而那声音不再是记忆中的沉静如水,而且

带着的撕心裂肺的沉痛。

是……她吗?她在为我伤心吗……

她的声音这么难过,是为我吗?

战场这么危险,她这么娇弱,她不该来的……

一时入魔的妄想居然成了真。

只是万幸,这一仗直接重创敌军,再一次守住了身后山

河与万户安居。

唯一遗憾的,只是没能放纵一回,亲口诉说满腔深情。


别了,长城,战友,我拼命守护的百姓。


我的秋日。




只是秋天快到了啊,我却不能再亲眼看一看。





——

意识流花乔,瞎几把写(……)

这一篇是花木兰第一人视角,下一篇就是

大乔的。

猜猜是糖还是刀!